这郑道长一贯行事怪诞谁知道他此行的深意如何

金祥彩票手机端 2018-08-11 10:06 阅读()
 “还是说,某些人只是将自己的身份想的太高,要知道这朝廷啊,这天下啊,可不会因为某些丑人多作怪的人等,就转不下去了啊。”
 
    这连讽刺带挖苦的,让一旁那个一直被传话的人盯着的男子,竟是用袖袍掩住了面部,一刻都待不下去的,遮挡着脸,就从众人之间起身离去,噔噔噔的下得楼梯,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之中,竟是将这场文会继续下去的勇气都无了。
 
    见到于此,这传令人更是不齿,他一甩袖子就转头朝着众位学子的方向阴森森的笑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这人若是骨头硬一些,不在乎旁人的目光,为这天下的面目不显的人昭彰一下的话,我还能高看上他一分。”
 
    “没想到竟也是一个外强中干,在意自己外表的自卑之人,竟是连一个文人的风骨都是不顾了。”
 
    “啐!真是自甘堕落,好了,道家的话也已经递到了,就不在此耽误大家的文会了,告辞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话,这个老神在在的传令人,一挥手中的浮尘,竟是飘荡而出,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。
 
    待到这个时候,众位学子们才叽叽喳喳的反应了过来,三五个凑成一堆,讨论起刚才消息的正确性与否了。
 
    而刚才那个趾高气昂的传令人,也让大家的好奇心被迅速的吊起来,而有些消息灵通的大家子弟,则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一般的,和众人分享着自己从家族中所得来的一些消息。
 
    “看来这个太平公主的府邸上接受学子的投卷是真的了。”
 
    “仁兄怎么知晓?”
 
    “嗨!你还不知道刚才过来传令的人是哪一个吧?”
 
    “不知。”
 
    “我跟你说啊,这可是东都洛阳的一个神人。这高门大户的上层人士,都戏谑的称他为一声疯道长,他来的神秘,仿若突然出现一般的,自出现起就开始混迹在洛阳的高门大户的中间。”
 
    “只知道此人姓郑,似道非道,却是连龙虎山,茅山,闾山派的当家掌教人也不知道他的出处何在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这个疯道长的一身本事却是出神入化,上指三千,下入万里,端的是神神秘秘,不安常人所想所思行事。”
 
    “就算是当朝的太平公主,也对待他敬若上宾。”
 
    “啊!”一听这话的学子,惊讶不已,他指了指那疯道士消失的地方,压低了三分的声音,问道:“那这小小的一件投递问卷的事情,怎么还让他亲自的过来跑上一趟呢?”
 
    这被问到的大家子弟,却是摸着下巴上的短须摇摇头,同样一脸的疑惑:“不知道啊,这郑道长一贯行事怪诞,谁知道他此行的深意如何呢?”
 
    “总之,若是他亲自传递出来的消息,那么这个传言,不用猜了,肯定是是百分之百的靠谱了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这是我等士子的一次机会啊,若是真有那有才之士,投卷无门,又长得风华绝代的话,去太平公主府上递卷,也不失为一条出路啊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个大家子弟如此说,众位学子的心中,就思量万分了起来。
 
    一时间原本楼内开办着的文会,也因为这个消息的传波,而弄的人,心思浮动了起来。
 
    不少学子也顾不得人前失礼,竟是纷纷起身告辞,像是家中有什么急事一般的,急匆匆的离开了这个文汇楼。
 
    若是有心人仔细的去观察这些离开的学子的面容,就不难发现,他们竟是清一水的或是眉清目秀,或是英姿勃发,或是俊秀典雅,都是一等一的好容貌之人。
 
    看来,这滔天的富贵,到底是让人动人心,这一步登天的机会,自然也是讲究一个先到先得。
 
    谁知道这太平公主的府邸当中,需要多少个上送到朝廷的举荐名额?
 
    若是只要三两个的?
 
    岂不是排在前面的若是被公主看上了眼,那后来的人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?
 
    所以,当越来越多的人做鸟兽状散开的时候,大家就都明白,自此之后,一场白热化的属于美男的战争……就正式的打响了。
 
    须臾的功夫,原本还人声鼎沸的文汇楼,就散了个干干净净。
 
    一脸的深思的委托人,也没有例外,早早的返回到了自己的旅店之内。
 
    现在的他,内心中有着两种不同的声音,正纠缠在一起,分不出个高下。
 
    一个是他的自尊心,以及文人的风骨,正在不停的劝解他:什么都别管了,就凭自己的真本事,去过那个千军万马的春闱就好了。
 
    但是另外一个声音却是在不停的蛊惑着委托人:千万别遵从前面的那道声音啊,因为今年的明经科的取士,只有30个名额啊。
 
    而你只有十六岁的年纪,就算是有博古通今的才能,也会因为人脉以及经验的冲击,而在这个独木桥中被人轻易的就挤了下来啊。
 
    谁让现如今的武皇陛下,更加重视的是进士科的取材呢?
 
    而并不算是精通诗词的委托人,就因为这样的短板,就算是侥幸的中了这一科,也不一定能够顺利的通过吏部最后的授官考试啊。
 
    是啊,大唐的科举,可是最为严苛的科举雏形的代表了。
 
    这年头不但春闱中录取的名额是最少的。
 
    最可怕的是,就算你通过了殿试,得到了进士的荣誉,待到你的资料下放到吏部的时候,还要接受朝廷的吏部官员的考核。
 
    根据你的综合的能力的成绩判定,在来决定你是否有授官的能力。
 
    多少人就是折戟沉沙于此,一辈子只能从一个小小的幕僚师爷,主簿,县丞开始做起。
 
    一辈子都熬不过三品官的这一个门槛,最后倒在了千万个通过了吏部试的官员的脚下,成为了他们晋升的踏脚石? “还是说,某些人只是将自己的身份想的太高,要知道这朝廷啊,这天下啊,可不会因为某些丑人多作怪的人等,就转不下去了啊。”
 
    这连讽刺带挖苦的,让一旁那个一直被传话的人盯着的男子,竟是用袖袍掩住了面部,一刻都待不下去的,遮挡着脸,就从众人之间起身离去,噔噔噔的下得楼梯,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之中,竟是将这场文会继续下去的勇气都无了。
 
    见到于此,这传令人更是不齿,他一甩袖子就转头朝着众位学子的方向阴森森的笑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这人若是骨头硬一些,不在乎旁人的目光,为这天下的面目不显的人昭彰一下的话,我还能高看上他一分。”
 
    “没想到竟也是一个外强中干,在意自己外表的自卑之人,竟是连一个文人的风骨都是不顾了。”
 
    “啐!真是自甘堕落,好了,道家的话也已经递到了,就不在此耽误大家的文会了,告辞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话,这个老神在在的传令人,一挥手中的浮尘,竟是飘荡而出,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。
 
    待到这个时候,众位学子们才叽叽喳喳的反应了过来,三五个凑成一堆,讨论起刚才消息的正确性与否了。
 
    而刚才那个趾高气昂的传令人,也让大家的好奇心被迅速的吊起来,而有些消息灵通的大家子弟,则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一般的,和众人分享着自己从家族中所得来的一些消息。
 
    “看来这个太平公主的府邸上接受学子的投卷是真的了。”
 
    “仁兄怎么知晓?”
 
    “嗨!你还不知道刚才过来传令的人是哪一个吧?”
 
    “不知。”
 
    “我跟你说啊,这可是东都洛阳的一个神人。这高门大户的上层人士,都戏谑的称他为一声疯道长,他来的神秘,仿若突然出现一般的,自出现起就开始混迹在洛阳的高门大户的中间。”
 
    “却是摸着下巴上的短须摇摇头,同样一脸的疑惑:“不知道啊,这郑道长一贯行事怪诞,谁知道他此行的深意如何呢?”
 
    “总之,若是他亲自传递出来的消息,那么这个传言,不用猜了,肯定是是百分之百的靠谱了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这是我等士子的一次机会啊,若是真有那有才之士,投卷无门,又长得风华绝代的话,去太平公主府上递卷,也不失为一条出路啊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个大家子弟如此说,众位学子的心中,就思量万分了起来。
 
    一时间原本楼内开办着的文会,也因为这个消息的传波,而弄的人,心思浮动了起来。
 
    不少学子也顾不得人前失礼,竟是纷纷起身告辞,像是家中有什么急事一般的,急匆匆的离开了这个文汇楼。
 
    若是有心人仔细的去观察这些离开的学子的面容,就不难发现,他们竟是清一水的或是眉清目秀,或是英姿勃发,或是俊秀典雅,都是一等一的好容貌之人。
 
    看来,这滔天的富贵,到底是让人动人心,这一步登天的机会,自然也是讲究一个先到先得。
 
    谁知道这太平公主的府邸当中,需要多少个上送到朝廷的举荐名额?
 
    若是只要三两个的?
 
    岂不是排在前面的若是被公主看上了眼,那后来的人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?
 
    所以,当越来越多的人做鸟兽状散开的时候,大家就都明白,自此之后,一场白热化的属于美男的战争……就正式的打响了。
 
    须臾的功夫,原本还人声鼎沸的文汇楼,就散了个干干净净。
 
    一脸的深思的委托人,也没有例外,早早的返回到了自己的旅店之内。
 
    现在的他,内心中有着两种不同的声音,正纠缠在一起,分不出个高下。
 
    一个是他的自尊心,以及文人的风骨,正在不停的劝解他:什么都别管了,就凭自己的真本事,去过那个千军万马的春闱就好了。
 
    但是另外一个声音却是在不停的蛊惑着委托人:千万别遵从前面的那道声音啊,因为今年的明经科的取士,只有30个名额啊。
 
    而你只有十六岁的年纪,就算是有博古通今的才能,也会因为人脉以及经验的冲击,而在这个独木桥中被人轻易的就挤了下来啊。
 
    谁让现如今的武皇陛下,更加重视的是进士科的取材呢?
 
    而并不算是精通诗词的委托人,就因为这样的短板,就算是侥幸的中了这一科,也不一定能够顺利的通过吏部最后的授官考试啊。
 
    是啊,大唐的科举,可是最为严苛的科举雏形的代表了。
 
    这年头不但春闱中录取的名额是最少的。
 
    最可怕的是,就算你通过了殿试,得到了进士的荣誉,待到你的资料下放到吏部的时候,还要接受朝廷的吏部官员的考核。
 
    根据你的综合的能力的成绩判定,在来决定你是否有授官的能力。
 
    多少人就是折戟沉沙于此,一辈子只能从一个小小的幕僚师爷,主簿,县丞开始做起。
 
    一辈子都熬不过三品官的这一个门槛,最后倒在了千万个通过了吏部试的官员的脚下,成为了他们晋升的踏脚石?

相关推荐